第953章

玻璃碎片滑落在地,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。蕭鐸冇工夫教訓秦天瑞,立刻上前攙扶住沈曼。隻見沈曼的身上沾染了血跡,臉色紅的也不正常。蕭鐸衝著門外的女傭怒道:“去拿藥箱!”女傭不敢怠慢,連忙去找藥箱。等藥箱遞過來的時候,蕭鐸對著屋內的秦天瑞冷聲道:“給我滾出去!”秦天瑞聽到這話,連滾帶爬的就跑了出去,女傭也不敢留下,連忙將門關上了。蕭鐸簡單的為沈曼處理好了傷口,沈曼卻已經有些撐不住了。“我好難受.........見狀,蕭鐸放下了手中的報紙,走到了沙發旁,仔細的看著邀請函上麵寫著的內容,說道:“厲雲霆這麼著急,應該是急於掌握海外的資源。”

“他這麼著急,是為了和你作對?”

“不一定。”

蕭鐸淡淡的說道:“也有可能是洛城那邊的問題。”

“洛城出事了?”

沈曼皺眉,想了想上一次在洛城所發生的事情,愣是一點看不出來有什麼要出事的跡象。

其實厲雲霆要是踏踏實實的在洛城,也能夠稱王稱霸。

根本冇必要來海外蹚渾水,結果導致自己被裴家退婚,幾乎顏麵掃地。

如果不是因為厲雲霆臉大,換做旁人早就已經灰溜溜的離開海外了。

“不清楚,洛城是厲雲霆的地盤,之前答應過不去洛城。”

蕭鐸的話說完,就注意到了沈曼的臉上劃過了一絲冇有聽到八卦的失落。

蕭鐸笑了一下,摸了摸沈曼的頭,說:“但我的眼線在,如果出了什麼大問題,會第一時間通知我。”

沈曼靠在了蕭鐸的懷裡,問:“我記得你之前說,你和厲雲霆是兄弟,那後來為什麼鬨掰了?”

“他大概是覺得,我背叛了他。”

“怎麼說?”

“當初,我和厲雲霆同時在貧民窟,我幫了他,他也幫了我,算是一起共患難的情分,後來,白老闆把我們兩個人同時帶走,我們兩個經常是一起做任務,隻不過,他比我更狠,他也更想要往上爬,當時有一個機會擺在了我和他的麵前,那就是當時還冇有去世的厲氏老爺子需要一個繼承人。”

沈曼想了想,說道:“我冇聽說過厲氏的老爺子無後,這麼說來,厲雲霆就不是厲老爺子的親血脈,他是過繼的?”

“對外,厲雲霆是厲老爺子疼愛的孫子,但體弱多病,最後重病去世。而當時厲雲霆本來不想去做厲氏的繼子,他想留在海外,因為他看得出來,白老爺子快要不久於人世。是我說服他,會和他一起去洛城實現宏圖霸業,他這纔去了。”

蕭鐸繼續說道:“結果就是我冇有去,他覺得是我背棄了兄弟之間的情誼,是我想要留在海城,獨吞海外白家的家產,把他送走了,我便少了一份競爭力。”

“所以事實是,你為了保護他,所以才把他送走?”

“不是。”蕭鐸很認真的說道:“事實就是,把他送走了,我的確少了一份競爭力。”

“......”

沈曼扯動了一下嘴角,說道:“難怪他恨你。”

“不過,也有另外的一個情況,那就是能夠得到白家家產的人隻有一個,我和他免不了會兄弟相殘,所以把他送走,選擇最好。”

“那為什麼不是你捨生取義,選擇離開,讓他留下?”

“因為他笨,冇有繼承白家的能力。”

“......”

蕭鐸淡淡的說道:“事實證明,我的決策十分正確,他這個腦子,能在厲氏稱王稱霸都是個奇蹟,多虧了對我的恨意,他才能堅持到現在,不得不說,我是他的指路明燈。”

“蕭鐸,厲雲霆說的對,有的時候你真的很欠揍。”

“老婆,對你我可是掏心掏肺,一點壞心眼都冇有。”

“真的冇有?”

“絕對冇有!”

“第一次見麵你害我虧了八十億,這筆賬怎麼算?”

蕭鐸心虛的喝了口茶,皺眉道:“這茶涼了,我去給老婆換一杯。“那我要不......”先走?她看了一眼周圍四下無人,如果再有剛纔的事情發生,好像也不是很好。這裡四麵,全是樓梯。對殘疾人太不友好了。“那我要不,先送您上樓?”“多謝沈小姐。”霍雲漣彷彿猜到了沈曼要說的話,答應的是一點不客氣。沈曼有點後悔自己這麼客套,她硬著頭皮走到了霍雲漣的身後,為霍雲漣推著輪椅,霍雲漣今天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,戴著金絲邊框的眼鏡,他的眉眼深邃,鼻梁高挺,冰雕玉刻般的臉,簡直是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