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.初遇小年輕

炎手上。看到捲軸和古方出現的瞬間,穆蛇等人的呼吸明顯變重了許多。「玄階高級飛行鬥技——鷹之翼,以及上古藥方。你們是想要這些東西?」封麵大大的玄階高級四個字格外顯眼,蕭炎晃了晃鷹之翼的鬥技捲軸和藥方,笑眯眯的說道。「快給我!」穆蛇和姚老闆同時大吼一聲。蕭炎拿出一根火摺子,說道:「別那麼大聲,要是不小心嚇到我,手一抖,東西燒了我可不負責。」「你到底想怎麼樣!」穆蛇氣得咬牙切齒,他現在恨不得一槍捅死這小...-

「什麼?」

別說穆蛇了,就是姚老闆聽到這訊息震的愣了一愣,旋即兩人豁然坐起身子,穆蛇一把抓住傭兵喝問道:「他帶了多少人?」

「就他一個!」傭兵臉色怪異的回道。

「一個?」

臉龐一抽,穆蛇和姚老闆兩人相視一眼,似乎是以為自己聽錯了話。

當下愕然道:「他是瘋了還是傻了!整個莊園不但集合了我們狼頭傭兵團所有人,還有萬藥齋的傭兵,你說他一個人衝進來了?」

傭兵急忙點頭,然後又搖了搖頭說道:「準確來說他冇有衝進來,他現在就在萬藥齋門口,打倒了幾個門衛,說讓姚老闆和團長出去見他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姚老闆一臉釋然的笑了笑。

「姚老闆,你知道什麼?」穆蛇疑惑的問道。

姚老闆帶著一臉笑意的看著小醫仙說道:「那個小子估計是來救小醫仙,迫不得已纔出現的。」

「迫不得已?」

「據我們猜測,那個蕭炎當初能殺死六星鬥者的穆力,以及二十個傭兵,那麼他當初的修為最起碼在八星鬥者甚至九星。」

穆蛇認同的點了點,他兒子穆力可是掌握了一張玄階低級鬥技,雖然隻是入門,但是麵對七星鬥者都不怕。

「那個蕭炎必定從山洞裡麵得到了厲害的玄階功法和鬥技,現在就算冇有突破鬥師,實力必定不在鬥師之下,所以纔敢來救人。」

聽到此話,穆蛇臉色更加陰沉。那山洞裡麵的玄階功法鬥技本來應該是他們狼頭傭兵團的!現在不但被別人奪走,連自己兒子也死於非命!

「把小醫仙帶走,要是那小子願意用山洞中的東西交換,我倒不是不能放你們這對小鴛鴦一命。」穆蛇冷冷的說道,但是眼神中透露出的資訊是,他從來冇有打算放過殺死自己兒子的凶手。

臉色陰沉的大步對著大廳之外走去,穆蛇陰冷的道:「穆立,叫人給我把莊園的大門堵死,我要讓他知道,我狼頭傭兵團可不是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的方!」

「嗯!」穆立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獰笑然後迅速轉身去傳達命令。

唯獨小醫仙一臉的平靜。因為隻有她知道,那天晚上在山洞中發生的事情。

那根本不能稱之為戰鬥,完全就是單方麵的虐殺,蕭炎當時的實力絕對超越穆蛇,更別說半年後的蕭炎了。

一行人快速的穿過前廳,然後來到前院。隻見在那大門處,身著黑袍的少年正含笑而立。在他的腳下躺著十幾位滿的打滾的狼頭傭兵。

穆蛇和姚老闆也是第一次見蕭炎,幾個月前都是通過當初登記的那些人口中描述得知。

「幾個月不見,你怎麼慘了這麼多啊。」蕭炎看著被五花大綁的小醫仙,俏皮的笑道。

聽到蕭炎的調笑的話語,不知道為什麼小醫仙內心不但不生氣,反而感到一陣暖流,溫暖她的心靈。

「今天你必定血債血償!!」

望著狼藉的院內穆蛇深吸了一口氣,手指指向蕭炎,臉龐上的表情瞬間變的無比猙獰與怨毒。

蕭炎看向一臉怨毒的穆蛇,若有所思的說道:「你就是穆力他爹?確實有幾分相似,特別是那無能狂怒的表情,簡直一模一樣。」

錚的一下,穆蛇拿出一柄長槍,就要上去跟蕭炎拚命。姚老闆急忙拉住,低聲說道:「先拿到山洞裡麵的寶藏,之後就隨你。」

姚老闆笑吟吟的走上前,說道:「蕭炎小朋友,我知道你跟小醫仙情深義重。但是小醫仙毒害青山鎮的居民,我們必須拿到山洞中的藥典救治居民。」

蕭炎微微一笑,他自然能聽懂姚老闆的意思,手一翻,一本捲軸和一張古方便出現在蕭炎手上。

看到捲軸和古方出現的瞬間,穆蛇等人的呼吸明顯變重了許多。

「玄階高級飛行鬥技——鷹之翼,以及上古藥方。你們是想要這些東西?」封麵大大的玄階高級四個字格外顯眼,蕭炎晃了晃鷹之翼的鬥技捲軸和藥方,笑眯眯的說道。

「快給我!」穆蛇和姚老闆同時大吼一聲。

蕭炎拿出一根火摺子,說道:「別那麼大聲,要是不小心嚇到我,手一抖,東西燒了我可不負責。」

「你到底想怎麼樣!」穆蛇氣得咬牙切齒,他現在恨不得一槍捅死這小子。

「很簡單,一手交人一手交東西。你讓小醫仙走過來,我把東西交給你們。」

穆蛇跟姚老闆相視一眼,兩人暗自點頭後。

「過去。」

小醫仙一步一步穿過眾多傭兵走向蕭炎,而蕭炎也是笑眯眯的往小醫仙走去,就好像自投羅網一樣走進人群。

「小藍!」突然蕭炎大喝一聲,手中的鬥技捲軸同時往天空丟去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啾啾!!小藍從天空上俯衝而下,蕭炎猛地發力,一個箭步閃現到小醫仙麵前,抓起小醫仙就直接往天空拋去。

啾啾!小藍化作一道藍光,穩穩的借住小醫仙。

「你們在上麵等一會,我解決完事情你們再下來。」蕭炎還有閒心對著天空中的小醫仙揮手。

穆蛇一把抓住蕭炎丟出的鬥技,打開一看,看到裡麵真是鬥技的時候,臉上的笑容再也隱藏不住。

「謹記,此鬥技僅可供一人修煉。」

當穆蛇看到鬥技捲軸最後一行字的時候,眼神瞬間呆滯,隨後一股狂怒從體內爆發出來,恐怖的鬥氣迸發而去。

「啊啊啊!!!」

「給我殺了他!!」

越來越多狼頭團員從院內湧出,最後滿臉凶光的將蕭炎包圍其中,手中明晃晃的武器在日光的照耀下,反射出森寒的光澤。

加上萬藥齋本身的護衛,足足上百名的鬥者把蕭炎團團圍住,蕭炎似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「我蕭炎也並非不講道理之人,我現在給你們一個逃生的機會,十秒內離開莊園的人我一概不理。」

但是很可惜,忠言逆耳,往往不會有人聽。

看著那些如狼似虎一般撲來,眼神充滿貪婪的傭兵,蕭炎眼神閃過一抹狠辣。

「狂獅吟。」

吼!!一道獅吼聲從蕭炎體內傳來,一頭血紅色的猙獰獅子虛影包裹蕭炎。

五指成爪,蕭炎右手對著前方猛地一爪。身後的狂獅虛影同樣揮出一道血爪,五道血痕撕裂麵前的一切生物。

十幾個傭兵身體瞬間分開一節節,僅僅是一個揮爪,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樣。

要是半年前的話,蕭炎對付上百個鬥者加上幾個九星鬥者個一個二星鬥師,他都需要花費大氣力。

但是現在不同了,狂獅吟讓蕭炎擁有大範圍殺傷的鬥技。要是用八極崩一拳拳去打,都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。

「血怒狂獅!」

-藍從天空上俯衝而下,蕭炎猛地發力,一個箭步閃現到小醫仙麵前,抓起小醫仙就直接往天空拋去。啾啾!小藍化作一道藍光,穩穩的借住小醫仙。「你們在上麵等一會,我解決完事情你們再下來。」蕭炎還有閒心對著天空中的小醫仙揮手。穆蛇一把抓住蕭炎丟出的鬥技,打開一看,看到裡麵真是鬥技的時候,臉上的笑容再也隱藏不住。「謹記,此鬥技僅可供一人修煉。」當穆蛇看到鬥技捲軸最後一行字的時候,眼神瞬間呆滯,隨後一股狂怒從體內爆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